盐场

盐场盐场,关于您搜寻此百科知识信息,小编帮你全网寻找以及整理盐场内容。盐场1海南自驾游特地看了两处盐田,一处是最古老的盐田;一处是最大的盐场。这两地都对游客开放,而且不收

盐场

盐场,关于您搜寻此百科知识信息,小编帮你全网寻找以及整理盐场内容。

盐场

盐场1

海南自驾游特地看了两处盐田,一处是最古老的盐田;一处是最大的盐场。这两地都对游客开放,而且不收门票。

盐在日常生活中有多重要?柴米油盐酱醋茶,“盐”排在第四,生活中不可或缺。国家自古对盐业实行严格的管控与专卖,至今人不放开,因为太重要了,不仅是生活物资,也是战略物资。

1、海南最古老盐田1200年

海南儋州羊浦有个千年古盐田,现在是国家级文保单位,你知道古人是怎么取盐的吗?

古盐田可能是不要门票,而周围又有海花岛的原因,游客很多。
但走进了盐田很多人都看不明白了,这些石头雕刻成石盘子是做什么的?就用它到上海水晒盐吗?这也太笨拙和低产量了吧?

这些石头确实是用来晒盐的,但并不是上面浇上海水直接晒,而是把周围海滩泥沙经过滤制成卤水,这样含盐的浓度就高了,再倒入石盘、石槽中晾晒,就成了盐巴。

据说这里的盐很味鲜,清朝乾隆皇帝闻报后,御书“正德”赐给盐田人。
这里先民正是利用了海水的潮涨潮落的原因,把一部分留在沙滩上的海水,经高温凝聚成制盐的卤水,再最后晒成食用的盐,这也是一种古人的智慧。

这种方法已经沿袭了1200多年,虽然产量不大,但名气大,收益应该也不错,而今做起了旅游开发,吸引游客到来,盐场成了观赏之地。

海南的千年古盐田现在被誉为最早采用日晒的制盐场,也是保留完好的原始民间制盐工序的古盐场。现在景区还有1000多个形态各异的砚式石盐槽,拥挤在密布在海滩上。据说盐田村仍有30多户盐工,在这片古老的盐田上依然沿袭着古老的方式劳作。

2、海南最大盐场年产32万吨

海南最大的盐场“莺歌海盐场”,这也是中国三大海盐场之一。
这个盐场位于海南省的乐东县,距离三亚不到100公里,年产量最大时达到了32万吨。

据说这里气候炎热,而且相对雨水少,还有人说这里的海水盐分高,总之这里适合盐业生产,1958年开始在这里建设盐场,一直到现在依然生产和使用。

盐业,自古就是重要的生活物资和工业原料,盐业生产除了要高产,还要环保和无污染,海水制盐,虽然只有晾晒,但要求环境干净与海水的清洁,海南远离大陆,这里没有工业污染,也没有太大的生活污染,是盐业生产的绝佳之地。

听当地人讲,这个盐场的开发初期还是很艰苦,有来自各地的工人,也有部队军人,那时白手起家,在极短时间里就为国家奉献海盐,最初时有万人参加建设。

莺歌海盐场现在是生产基地,也是旅游开发地,在这里不仅能看到海盐的晾晒与成盐过程,更能体会到当年开发盐场的决心与气魄,那时国家一穷二白,但不缺少雄心壮志,老一辈用实干与牺牲精神,为今天的生活写下浓重的一笔。

我们不要忘记!我们的后代也不要忘记!

盐场2

青岛的古法制盐历史,可追溯至数千年之前,解放后又成为全国最早的晒盐场之一。2021年春天,经过一个冬天的风吹日晒,位于城阳区河套街道罗家营海域的东风盐场盐田迎来了收获季。4月8日,早报记者现场探访发现,曾经有着“清水捞白银”美誉的古法制盐技艺背后,饱含着晒盐汉子们的辛勤劳作。坚守古法制盐30多年的“盐三代”徐奎鹏介绍,古法制盐作为青岛文化的一部分,保留了最后一块千亩盐田,也是为了留住乡愁记忆!

一亩盐田一天收获千斤

随着阵阵春风,身着白色胶鞋和工装,手拿工具的制盐汉子们,迎着明媚的春光,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对制盐工人来说,春天是一年当中最忙碌、最快乐的季节。4月8日一大早,城阳区河套街道罗家营海域的东风盐场,呈现出一派喜人的丰收景象。12块盐田里,三五名工人为一小组,进入盐田开始捞盐。只见几名盐工“一”字排开,用长长的木制推板,合力将水底白色的细盐推到岸边后,人工装入袋子。短短两个多小时,一筐筐洁白如雪的精细海盐便被运到了岸上。

四名盐工将盐池中的盐推到岸边。

“看着很简单的收获背后,却要经历很长的制盐工艺过程。”一名盐工一边忙碌一边介绍,目前收获的这些都是春季盐,属于精细盐品,从古法制作工艺上,和工业用的大颗粒盐有所不同,每天需要用工具不停地在盐池中搅拌,在人工的控制下,不让盐结成大颗粒,一天大约要搅拌10多次,这样制成的盐不但精细,而且品质特别好。如果人工控制不到位,沉淀后的盐会结成像冰块一样的大晶体。只有人工在海水里不停搅动,让海水流动起来,才能使盐在结晶的过程中形成微小的颗粒。

记者了解到,东风盐场目前有千余亩盐田,其中包含精细盐田和粗颗粒盐田。作为我国优质海盐的生产地,盐场一直保留着一片古法晒盐场,挖掘传统古法晒盐工艺。每年3月中旬开始,东风盐田精细盐田就陆续开始收获,随着气温升高,盐田的产量也会进入高峰。从一开始的几百斤,到现在平均每亩每天收获1000多斤甚至更多。到了夏季,温度升高,产量也会跟着增高,平均每亩每天能收获2000多斤。

阳光越好产量越高

“今年春季的雨水不多,相反阳光充足,风也很给力。海水蒸发得快,盐的产量自然就会增高。”盐田工人介绍,古法晒盐,靠天吃饭,目前收获的全部是细盐,经过工厂净化杀菌后成为我们平时吃的食盐。春盐可以收获到秋季,接着就开始收获大颗粒粗盐,也就是工业用盐。

盐工介绍,海盐是纯天然物理生产,不需要二次加工,只需要进行净化杀菌,所以保留了盐本身完整的晶体结构和营养成分,含有更丰富的钙镁钾硫及铁锌等微量元素。古人曾形容捞盐是“清水捞白银”,但人工捞盐是个力气活。海水里刚结晶的湿盐沉甸甸的,一筐重200多斤。所谓“晒盐”,风力的大小和阳光的强弱决定了海水蒸发量的高低,也决定了盐产量的高低。古法晒盐是季节性的活,从每年春天开始忙碌,一直到11月中旬结束,出一茬盐需要整整一年的沉淀时间。这里的制盐采用古法,从开滩贮水到蒸发结晶,不添加任何化学成分,天然无污染。

晒盐需要几十道工序

食盐是大海自然的馈赠,自古以来,青岛沿海主要以滩晒法生产原盐,按古老的工艺分为纳潮、制卤、结晶、收盐四大工序,而每道大工序中又分几十道复杂的精细工序。这些复杂的工序,在千百年的传承中,不断创新,延续至今。

“古法制盐,在时间的把握上十分讲究,成功与否和天气有很大关系,如果掌握不好时间节点,就会影响一年的收成。”每年春节前后,由于海上风力、暗流小,这时候的海水比较干净,所以制盐人会选择这个时间段抽取海水,然后经过一道道沉淀池,每一次沉淀都要经过长时间的风吹日晒,直到海水中盐的浓度变高,结出盐花,也就是盐的结晶体。经过10多次反复沉淀,最后将含盐浓度达26%的海水引入盐场沉淀池,等待收获。

老盐工介绍,制盐中最为关键的一步就是沉淀,控制不好也会影响盐的质量。这道工序,要把海水的浓度控制住,超标过高的海水,盐的质量就会受到影响。整个制盐过程还有一个重要的步骤,就是“晒”,要经过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丰收。

年产海盐2500吨左右

东风盐场相关负责人介绍,21世纪初,东风盐场盐田逐步退出青岛盐区,各企业开始退盐开发,盐田面积减少,原盐产量随之减少。至今,整个青岛盐区仅余东风盐场1000亩盐田面积,年原盐产量保持在2500吨左右。作为我国海盐的发源地,东风盐场有老一辈的回忆,有老青岛人忘却不了的味道,非常需要留下一片盐田,留下这一份历史,留下这一种工艺。在发展盐业特色旅游项目的同时,把老祖宗遗留下的青岛盐业文化传承下去。

/看点/

青岛人吃上本地海盐

一名老制盐工人回忆,随着社会的发展,井盐、矿盐大量开发利用,因为其产量高、价格低廉,迅速占领市场,挤压了海盐的生存空间。在盐业实行国家管控的年代,盐的主要用途为工业生产,因此营养价值高的海盐没了用武之地。

直到2017年初,随着全国盐业改革大幕拉开,长达两千多年的盐业专营自此打破,东风盐场也迎来希望的曙光。随后几年,东风盐场根据市场需求,迅速调整产品品类,从粗放的工业用盐到更加精细的食用盐,通过重拾古法晒盐工艺,让高品质、高附加值的海盐重新走上百姓餐桌。如今,让制盐工人欣慰的是,盐业博物馆正在以东风盐场为基地进行筹建,古法晒盐的工艺和文化也将拥有传播载体,世代相传。让人欣喜的是,2016年,东风盐场挖掘的传统古法晒盐工艺,产品各项指标均优于国家滩晒食用盐一级标准,并于2017年6月正式投产。当年11月,青岛“海若”牌天然海盐新品走上市场,成为备受市民欢迎的青岛本地品牌。

/人物/

“盐三代”传承老技艺

“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爷爷和父亲,在盐田里玩耍。那时候起就对盐有了情结。”今年52岁的东风盐业发展有限公司制盐公司副经理徐奎鹏介绍,从他爷爷那一辈就开始从事古法晒盐工作,他也在盐场工作了几十年,是当地名符其实的“盐三代”。记得第一次坐着父亲的大板车来到盐田,看到雪白的盐,徐奎鹏上前就抓了一把往嘴里放,惹得周围许多盐制工大笑不止。第一次接触盐田后,徐奎鹏和制盐结下了情缘。

徐奎鹏一直没有离开过这片盐滩。由于从小跟着爷爷和父亲学制盐,到了高中毕业,他很自然地从父亲手里掌握了古法制盐技艺的精髓,正式成为当地有名的制盐传承人。30多年的晒盐经历,让徐奎鹏对这片盐田产生了很深的感情。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祖父两代一直守护着盐田,到他已经是第三代。这不仅是一门手艺,更是承载着青岛几代人的乡愁记忆。

徐奎鹏展示刚收获的海盐。

靠晒盐为生,在别人眼中是“清水捞白银”的美差,但背后的辛苦只有晒盐人自己知道。如今,作为青岛东风盐场最后千亩盐田的负责人之一,徐奎鹏基本上全年吃住在盐田,除了管理好几十号制盐工人外,主要还承担着盐田的保护工作。这些年来,为守护这片盐田,徐奎鹏学会了看云识天气,有大雨降临或极端天气,他总会提前防备。因为一场没有防备的降雨,很可能就会毁掉一池子的海盐。

“制盐过程最怕水,下雨时盐池子需要用苫布盖上。只要听到打雷,不管什么时候,也要保护好盐田的安全。”古法制盐中的特殊要求,让徐奎鹏记忆犹新。如今的东风盐场保留着最后一块千亩古法晒盐场,这也是他一直在东风盐场坚守的原因。在这里,他还能看到古法晒盐的熟悉场景,让保留在心底的那份乡愁找到了依托。作为我国海盐的发源地之一,这里有着老青岛人忘不了的味道。这一片盐田留下了一份乡愁,更为后人留下了一份文化遗产。

/解读/

红岛“渔盐耕读”底蕴深厚

青岛有着延绵700多公里的海岸线,自古以来就有晒海盐的传统。至今,在西海岸、即墨、胶州等海域仍零星分布着古法晒盐场,但由于规模小,鲜为人知。而位于胶州湾的红岛海域,由于地理优势,让这里的一代代渔民有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自然条件。经过长期的演变过程,红岛形成了“渔盐耕读”的文化底蕴,渔业和盐业共同缔造了红岛的美丽传说。

地处胶州湾北岸的红岛,早期称阴岛,原是胶州湾内的一个岛屿,由于水域水质优良,渔盐文化传承千年。当地渔民介绍,红岛有两个“天下第一鲜”:一个是红岛蛤蜊,皮薄肉嫩味鲜,另一个就是红岛海盐,纯正的大海味道。而作为渔盐古镇的红岛,曾多次挖出成片的古代盐井。数千年来,这里的海盐生产经历了“煮海为盐、刮碱取盐、掘井煮盐、盐田晒盐”的演变。

相传炎帝时期,在山东半岛南岸胶州湾北部莲花岛一带,住着一个原始的部落,部落首领名叫夙沙。有一天夙沙在海边煮鱼吃,他和往常一样提着陶罐从海里打半罐水回来,刚放在火上煮,突然一头野猪从眼前飞奔而过,夙沙见了岂能放过,拔腿就追,等他扛着打死的野猪回来,罐里的水已经熬干了,缶底留下了一层白白的细末。他用手指蘸了一点放到嘴里尝尝,味道又咸又鲜。夙沙把烤熟的野猪肉蘸着它吃,味道很鲜美。那白白的细末便是从海水中熬出来的盐。从此盐就走进了人类的生活,夙沙氏被后人称为“盐宗”。

记者了解到,城阳区韩家民俗村,以前是一片滩涂,到处杂草丛生。大约在2004年,居民在这里挖虾池时,发现一口井,经专家认证,这口井是早年用来煮盐的古井,距今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后来,当地将古井修复后保护起来,还在旁边设立煮盐用的器具,如今,这里已成为韩家民俗村的一处景点。

/讲述/

从刮碱取盐演变为引水晒盐

几千年前,我国的先民们就已经在海边晒制、煎熬海盐,从北到南绵长的海岸线上,分布着诸多盐场。过去人们习惯以省为单位划分盐场,于是就有辽宁盐场、长芦盐场、山东盐场、淮北盐场“四大盐场”之说。

位于城阳区河套街道的东风盐场,作为最后的盐田守望者,一代代制盐工一直坚守着这片盐田。老盐工张明田介绍,他和诸多盐工在盐场一干就是几十年,以前盐场的面积大,人多,效益好,最多的时候仅盐工就多达上千人。而这里的许多盐工都熟知古法制盐的技艺。

张明田介绍,在胶州湾北部红岛北岸平缓的海滩上,经过若干年潮起潮落、风吹日晒,曾自然形成了一层白色的盐花,人们用木板刮下来,经过加工,用于食用、交租、交换商品,这种取盐方式是“刮碱取盐”。在汉代,南部胶州湾内天气大旱,人们在掘井取水浇田时,发现井水比海水咸了许多,放在锅里煮,果然比海水取盐还多几倍,先民从此开始了掘井取水煮盐,这种取盐方式是“掘井煮盐”。

后来,有渔民偶尔将海水引入小池养鱼虾时发现,池子里的海水晒干后,里面出现一些亮晶晶的物质,大家意识到这就是珍贵的海盐,随后开始了圈池晒盐,获利颇丰。以后,大家纷纷效仿,才有了后来的一方方盐田。根据山东省“盐业志”记载,海盐生产的历史可以追溯几千年。沿海小规模的土法制盐仅能满足周边小范围的需求。

/关注/

东风盐场将成文旅新地标

如今的红岛东风盐场第三工区,被称为青岛最后一片盐田,占地面积约1000多亩。未来,这里将成为湿地公园上的海盐文化新地标。其实,最近几年,东风盐场已经开始尝试用新的方式传承古法制盐文化,到目前为止,已经接待了上千名中小学生,来到这里亲身体验古法制盐技艺。

红岛的海盐从来都是海盐中的上品,作为我国海盐的发源地之一,有老青岛人忘不了的味道,留下这一片盐田,就是为了将红岛盐业的历史、文化、工艺、操作、实物等最完整地保存下来。从东风盐场的历史变革看,从1957至1960年,经过多次调整,组成了马哥庄、程哥庄、张哥庄3个盐场,并于1968年进行了归并,定名为国营青岛东风盐场。1978年潮海盐场并入,成为青岛东风盐场原盐生产第三工区。至此,东风盐场占地面积达到364318公亩(1公亩为100平方米)。

“目前正开发盐业主题文化旅游项目,包括盐业博物馆、创意生活馆、场景式盐疗、户外体验区、露天卤水浴等产品,为的就是文旅融合,将古法制盐技艺传承下去,让更多人知道青岛的制盐历史文化。”据介绍,青岛东风盐场是国内、省内海盐老滩技术改造最早的盐场。后来,为了减轻盐工劳动负荷,实现海盐生产机械化,改变旧操作,实施新工艺,把分散、零乱的盐滩改为集中式的新型盐场,上个世纪60年代,开启了历时10多年的老滩技术改造工程。此后全国第一台联合收盐机组在此试验成功。到了90年代末期,盐业价格波动较大,全国盐业整体经营不景气,东风盐场企业经历了近10年困难时期,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来源:爱青岛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news@ersanli.cn

盐场3

一滴海水,历经纳潮、制卤、结晶、采盐、堆坨、过滤等多种环节结晶成盐,这里凝结着汉沽人的智慧与奋斗。已有千年历史的天津长芦汉沽盐场,正不断突破新技术,持续传承盐文化,在年复一年的劳作中,这种滋味是咸也是甜。  

一滴海水365天蜕变之旅

7月初,前一晚刚刚下过雨的汉沽大地,天空格外晴朗。

沿着秦滨高速下去,道路的一旁是一片片一望无际的滩涂。这片由近两百个200米长、100米宽的长方形格子组成的滩涂,由于前一晚的大雨,被盖上了一层颜色统一的防雨布。否则,这片滩涂会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深红、浅红、红褐、咖啡、巧克力等无数个美丽的大地色系,一格一格整齐地挨在一起,活像一个巨大的巧克力排块。

很难想象,这片大自然鬼斧神工之手造就的色彩斑斓的滩涂,是我们平时每天都离不开的盐的母体——结晶池。

之所以形成颜色深浅不一的“巧克力排块”,是由于结晶池卤水的深度和氯化钠浓度不同,卤水中生长着“嗜盐菌”,在不同视觉角度下呈现出不同的色彩。

“在5波美度的卤水里,海虾可以自由生长,5到15波美度,最适宜丰年虫的生长,这是一种专门用于鱼饵的海生节肢动物。另外,在不同阶段的卤水中,还生长着海藻、贝类等多种水生生物,它们对卤水具有净化作用,也为食用盐提供了丰富的天然氨基酸。”天津长芦汉沽盐场总经理魏立营对新金融记者表示,由于海盐生产仰仗天时,每一个结晶池生产出来的盐的成分都会因不同年份和天气有着微量的变化,“可以说每一批都是老天赏赐的私人定制。”

“莫谓盐滩土质差,不生五谷不生花。须知贵与蓝田等,种水能收白玉砂。”自古以来,人们这样歌颂汉沽盐场。从古人的诗句中也能看出,盐滩本是农民嫌弃的土地,但在盐工的辛勤劳作和大自然的魔法下,变成了人类生命离不开的神奇物质。

在普通人眼里,对盐的要求是唯一的——咸。但在盐业人的眼里,盐不仅分为海盐、湖盐、矿盐,还有着这个行业自身的各种评价体系。

海水蒸发后浓度升高叫作“卤水”;储存初级卤水的水塘叫“汪子”;描述卤水浓度值的单位叫“波美度”;经过翻动而结晶的盐叫“活碴盐”,相反叫“死碴盐”;堆放盐山的土地叫“坨地”……到了汉沽盐场,每一个生产环节和生产原料,都有自己特定的称谓,而这也是只有从事海盐生产的盐工才能秒懂的术语。

很多人都记得,在电影《闪闪的红星》中有个细节:潘冬子巧妙地把盐化成水,浸透身上的棉衣,躲过敌人的搜查。待冒险进山联系上红军部队时,潘冬子再用一口锅把浸透盐水的棉衣熬出一粒粒的盐来。

时空穿梭,斗转星移。在今天的和平年代,海盐的现代制法与潘冬子的传统妙招,原理如出一辙。

一滴海水,要经过纳潮、制卤、结晶、集坨,整整365天的沉淀与升华——当结晶池里的氯化钠浓度达到24.5波美度时,氯化钠晶体析出,蜕变成如白玉砂般的“百味之王”海盐。

如此漫长的过程,既是对人们耐心的考验,也是大自然对咸土地的馈赠。

如果你将海盐和其他类型的盐放在一起,逐个品尝就会发现,海盐的咸从头到尾带着一种鲜味,没有发苦的后味。天津菜系的咸鲜口味也来自海盐的打底,在拌菜中这种来自大海的咸鲜味尤其明显。

“这种咸鲜口味离不开盐场的生态环境,不论生态环境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最终出来的盐都不是那个味道。”魏立营告诉记者,在海盐的成分中,包含着钙、钾、镁等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它更接近海水天然的成分,可以平衡人体电解质。

在魏立营看来,人要吃盐,是为了寻找生命中远古的一种回忆。“生命的起源来自于大海,人类也是一种生物,作为一种高级生物,人类向生命的起源寻找最基础的调味品,也算是一种回归原始的状态。”

老字号不断突破新技术

提起天津的老字号,你也许知道狗不理、耳朵眼、桂发祥,但可能不知道汉沽大地上的盐,也拥有这样的一份殊荣。

天津长芦汉沽盐场是国家商务部认定的首批“中华老字号”中唯一的盐企,海盐所使用的“芦花”商标,是食用盐行业唯一一个中国驰名商标,其自然摊晒卤水制盐技术被列入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芦花海盐”生产区域获得国家质检总局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认定。

此外,汉沽盐场还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状、中国轻工业制盐行业十强企业、天津市食品工业50强等重量级荣誉称号。

提起汉沽盐场生产的芦花牌海盐,魏立营言语中掩饰不住骄傲和自豪:“比如在咱们国家标准中,食盐是可以添加抗结剂的,这也是行业的惯例,添加的标准是10个ppm(浓度单位,1ppm即百万分之一)以下,这个添加量是非常低的,对人体是绝对安全的,但是消费者总会觉得,一点不添加会更放心。”

所以,在芦花牌食用盐生产中,汉沽盐场做到了0添加的极致标准。魏立营向新金融记者演示,在环境潮湿的情况下,添加抗结剂的食盐不会结块,没有添加抗结剂的食盐虽然会结块,但用手轻轻一拍,就会自然散落开来,“我们要满足消费者对食盐健康的需求,不光要做到美味,还要让大家更放心。”

由于要经过整整一年的晾晒与蒸发,与其他品类的盐相比,海盐的古法制作考验耐心,过程也更为复杂。在各行各业产能飞速提升的今天,汉沽盐场对自己提出了新要求。

十几年前,汉沽盐场自主研发15万吨饱和卤水真空精制海盐项目,采用滩田饱和卤水直接进蒸发罐的真空制盐工艺,改变“化盐法”制盐传统方式,实现了精制盐生产工艺的新突破。

魏立营表示,通过蒸发罐这种工厂化的模式,实现了直接用饱和卤水制盐的过程,“所以,通过蒸发罐制造出来的盐,跟用整整一年晾晒出来的盐,成分几乎一致,不仅没有多余的杂质,而且保留了海水中对人体有益的各种微量元素。”

值得一提的是,饱和卤真空制盐是汉沽盐场自主研发的技术,是国内首条生产线。

新金融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制盐过程中,卤水成分越单一,蒸发罐的工艺就越好控制,但海盐的制作原料是海水,要实现对最多高达80多种化学元素的海水进行控制,并非易事。

据魏立营回忆,当时,很多家企业都在紧锣密鼓地尝试用蒸发罐制作海盐,但碍于技术上的壁垒,最终都没有成功。“我们的专家团队也是进行了很多次尝试,最终才有了现在这条蒸发罐生产线。”

在魏立营的办公室的茶几上,摆满了汉沽盐场生产的盐产品和盐系列产品,有香皂、沐浴露、口腔喷雾,还有用于清洗果蔬的产品及洗衣液,它们通通与盐有关。每次公司来了到访客人,魏立营都会把这个茶几上由盐制作的日化用品,逐个介绍一遍。

“由于品类越来越多,我们也开发了一些其他新品牌,有些小众产品刚开发出来,有的需要手工包装,有的需要添加一些有益元素,不适合大工业发展,所以我们专门成立了多品种盐公司。”魏立营表示,2017年盐改取消盐业专营后,长芦盐场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未来不仅会有更多的盐产品,也会有更广阔的市场。

千年老场传承盐文化

自古“鱼盐之利雄天下”。盐,不仅是和平年代老百姓餐桌上的调味品,更是战火纷飞年代国家重要物资储备。

古往今来,战争虽说手段不同,但皆为“利”谋。如果说石油是现代战争的重要诱因,那么,在春秋战国时代,各国争战就是为了“盐”——哪国控制了盐田、盐井、盐矿等盐源,哪国便抢得了国兴民富之先机。据《汉书》记载:“吴煮东海之水为盐,以致富,国用饶足。”齐国管仲还设盐官专煮盐,以鱼盐之利而兴国。

盐为国之命脉。为掌控盐源,从盐诞生之日起,王室便立有盐法,设“盐人”官职,“掌盐之政令,共百事之盐”。汉武帝还实行官盐专卖,禁止私产私营。到了晋代,私煮盐者百姓判四年刑,官吏判两年。平日,百姓用盐又有严格规定:“凡食盐之数,一月丈夫五升少半,女人三升少半,婴儿二升少半。”尽管官府颁有严刑峻法,但盐之利润实在诱人,私制私贩还是屡禁不绝,终于造就“陶朱、猗顿之富”的神话:猗顿是中国首个盐商,但因为年代久远,知之者不多。倒是陶朱(范蠡),智勇双全,在辅助勾践灭吴后功成名就,而且,范大人知晓越王能共患难而不可同富贵的脾性,私自潜逃至山东,贩卖私盐,富可敌国。

说起我国历史悠久的盐文化,魏立营感慨颇深,他指着盐场的方向感叹:这片场区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一粒盐,尝到的不仅是海盐特有的咸鲜味道,更是盐文化在这片土地散发的浓重的历史气息。

长芦盐区是中国最大的海盐产区。身处渤海岸位置的长芦盐区占全国海盐总生产量的四分之一。长芦盐区由汉沽盐场、塘沽盐场、大清河盐场、南堡盐场、黄骅盐场组成。其中,汉沽盐场历史最悠久,其前身是后唐同光三年(925年)设立的芦台场,在芦台场烧制的盐砖是明清两代皇室唯一的御贡盐砖。

近年来,汉沽盐场作为有千年盐业发展历史的企业,在发展海洋特色旅游、工业旅游方面,不断探索出新,取得喜人成绩。

2020年,汉沽盐场首次推出了盐业风情旅游,反响强烈,成为国庆期间到滨海旅游客人关注的新热点。今年4月,汉沽盐场文旅创新发展再上新台阶,加强旅游内容品质提升,加大文创产品开发力度,在浏览区增设盐文化广场、七彩盐田观景台、东方红火车头打卡地、古韵渔船等颇具特色的新看点,并展示了大批新开发的美容、美食等文创产品。这一节庆旅游活动的开展,对于丰富滨城特色旅游、休闲体验、科普研学旅游新亮点、带动滨城北部旅游发展、促进滨城文旅创新都具有重要意义。

“很多人长期生活在城市里面,从来没有接触过盐田,当他们见到盐坨的时候都会觉得很壮观。”说起如何传承盐文化,魏立营对新金融记者表示,目前正在做盐水养殖和新能源方面的尝试,比如天然海水养殖的虾味道鲜美,肉质紧致,这部分内容都可以加以整合,作为景观旅游资源,加上盐场目前已有的工厂旅游、文化旅游,未来一定能从多角度推动盐文化的传承。

本文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上一篇: u盘被写保护怎么解除
下一篇: 返回列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