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与孤鹜齐飞

落霞与孤鹜齐飞落霞与孤鹜齐飞,随着时代的发展与变革,大家都习惯了上网寻找生活上遇到的问题。为了方便网友们到处寻找我们特意收集相关文章,以下就是落霞与孤鹜齐飞内容。落霞

落霞与孤鹜齐飞

落霞与孤鹜齐飞,随着时代的发展与变革,大家都习惯了上网寻找生活上遇到的问题。为了方便网友们到处寻找我们特意收集相关文章,以下就是落霞与孤鹜齐飞内容。

落霞与孤鹜齐飞

落霞与孤鹜齐飞1

“初唐四杰”之一王勃,他的《滕王阁序》,是六朝以来骈文的创新之作。无论格律、用典,还是文辞修饰,都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平。在王勃的笔下,滕王阁景色秀明,壮丽辽阔。极致的画面美感,令人拜服。其中最精妙的,便是那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历来被公认为千古绝妙之句,也使“滕王阁”这座千年名楼因此而流芳百世。

令众人惊讶的是,这篇工巧典雅的千古名篇,竟是王勃十四岁时的少年之作。

坐落在江西南昌的滕王阁,乃滕王李元婴(唐高祖之子)始建。后来阎伯屿任洪州牧时,在此宴请群僚。本想让其子婿孟学士大展才华,却被回乡省父、路过此地的少年王勃抢了风头。当时阎公极为不爽,王勃出第一句“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时,阎公表示太过平常,没有新意。又作至“星分翼轸,地接衡庐”,阎公低吟不语,貌似感觉这位少年的确有两把刷子。再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此句一出,语惊四座,阎公跃然而起,拍手称妙,直言王勃是真正的天才,当垂不朽!

不仅阎公对此句赞不绝口,历朝历代也都无不赞其之精妙。首先是“落霞”“孤鹜”与“秋水”“长天”四种景物,两两相对,又各自连句成对偶。其次,“齐飞”与“一色”动静相衬,栩栩如生。再次,从“长天”到“落霞”“孤鹜”,再到“秋水”,空间感十足,极富层次性。最后,便是其独具色彩的画面美感,唯美又壮观。夕阳余辉,孤鹜与飞,水天一色,冷暖色调的搭配,给读者带去无限的视觉享受和空间想象。

也许我们看来,“夕阳西下的落日云霞”,对于这千古名句的气氛烘托,功不可没。但领略文辞意境,不能超脱文章本意。对于句中的“落霞”一词,很多书籍乃至教科书都曾解释为“晚霞”。哪怕读到此句,我们其中又有多少人会认为它不是落日下的晚霞?可晚霞又如何与孤雁齐飞?

这篇《滕王阁序》作于江西南昌,理解文中的景物意象,也要立足此地的地理风物。那与孤雁齐飞的“落霞”,究竟是何物?

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辨霞鹜》:“落霞非云霞之霞,盖南昌秋间有一种飞蛾,若今所在麦蛾是也。”

宋代学者俞元德 《莹雪丛说》:“落霞者,飞蛾也,非云霞之霞。鹜者,野鸭也。野鸭飞逐蛾虫而欲食之故也,所以齐飞。”

原来,夏秋之时,在当地有一种飞蛾,常成群的地活跃在田野水边。当这些虫蛾从上空落至江面,便会引来鱼群、野鸭、江雁等前来争食。人们称这种飞蛾为“霞娥”,简称“霞”。因此,当霞蛾飞舞,飘落而下,孤鹜抢去啄食,便形成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的壮观景象。落霞的正解,就是这“飘落的霞蛾”。

如此一来,“落霞”“孤鹜”两种有生命的动态生物,与后面无生命静态的“秋水”“长天”,方对仗工整,形成动静结合的画面。其次,“落霞与孤鹜齐飞”,也是两种相关生物活动呈现的自然景观,与后面水天相接、共成一色的自然图景,有异曲同工之妙。再次,霞蛾飘落,间接传达了王勃怀才不遇的困窘失落,与那只孤鹜的孤独之感,皆是其自身的真实写照。即使没有落日云霞、余晖映照的衬托,也足以令人叹惋。

落霞与孤鹜的相遇,注定了短暂又匆忙,而秋水长天,却亘古不变。此时的王勃失意难抑,思绪万千。放眼远方,秋水长天,苍茫却壮观!

欢迎关注“拾月文化”,与您一同解锁那些熠熠生辉的文明密码。

落霞与孤鹜齐飞2

王勃,与卢照邻、杨炯、骆宾王合称初唐四杰。他出生于书香世家,祖父王通是天下大儒,其学生随便列举几个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薛收,是秦王李世民的“十八学士”之一;

温彦博,后来做了唐朝的中书令——也就是实质上的宰相了。

杜淹,唐朝的吏部尚书,他有个侄子叫杜如晦。没错,就是唐太宗年间“房谋杜断”的杜如晦。

《滕王阁序》是千古骈文,曾有人说张若虚的一首《春江花月夜》是孤篇压盛唐,而王勃的《滕王阁序》是千古骈文震古今。

诚然《滕王阁序》虽只有七八百字,但句句却皆如珠玉。短短的一篇序里面创造了很多成语和俗语,如人杰地灵,物华天宝,高朋满座,萍水相逢……

其中最出名的当属这两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在我们的印象里,这两句一般都解释为落霞与野鸭一起飞翔,秋水和长天连成一片。

然而宋代吴曾有言:“落霞非云霞之霞,盖南昌秋间有一种飞蛾,若今所在麦蛾是也。当七八月间,皆纷纷堕于江中,不究自所来,江鱼每食之,土人谓之霞,故勃取以配鹜耳。”吴曾言之凿凿 ,说“霞”非自然现象之中的云霞,而是一种类似飞蛾的小虫子。还说,王勃以这种小飞蛾来配野鸭。

无独有偶,宋代学者俞元德在其著作《莹雪丛说》中也指出:“落霞者,飞蛾也,非云霞之霞。鹜者,野鸭也。野鸭飞逐蛾虫而欲食之故也,所以齐飞。”

那么王勃《滕王阁序》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该怎样解释才好?我们将这两句所在的段落再温习一遍。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列冈峦之体势。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要了解王勃这句话的句中真意,应当从几方面来分析。

一、从王勃当时的处境来看。

他当时是去往探望父亲,在南昌只是匆匆路过,适逢阎都督修葺好滕王阁,为附庸风雅,阎都督才邀请文坛大V王勃为其女婿吴子章站台,所以“到此一游”的王勃对此地的风物不可能了解得如此透彻。

二、从时间上来看。

文中早已点明:时维九月,序属三秋

我们都知道蚊虫喜热,到九月的时候天气早已转凉,飞蛾的数量锐减,不可能大片大片地,如蝗虫铺天盖地而来。如果数量不足以成群结队,只是依稀的有那么几只,那只野鸭非得那么费力地扇动翅膀去追逐啄食它们?它一头潜入水底捕食小鱼不来得更干脆痛快?

三、从空间上来看。

从空间顺序上来说,楼阁周边的景象呈现出远近错落之美 。先写近景: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次写中景: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最后的是远景: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既然远景上,除非王勃有千里眼他才能看清。要不,除非他像现代人一样拿个望远镜才可以。而事实上是,王勃没有千里眼也没有望远镜。

所以个人的理解是:王勃想极力刻画出天地之间最美的画面,光芒万丈的晚霞布满西边的天空,野鸭在瑰丽的霞光中展翅飞翔,蓝盈盈的江水与长天早连成一片,所谓海天相接也就是这种意境。他所要阐明的是自然与生命最终融为一体。

这种感悟来源于他人生中经历的种种。想王勃当年六岁会写诗,九岁提笔写下了《指瑕》,指出颜师古注的《汉书》后有误,十七岁写文章《乾元殿颂》给大唐天子,直接被授予“朝散郎”的职务,当上了政府的公务员。又分配到沛王殿下身边当了办公室主任,从此好吃好喝,眼看就要平步青云了。不想却为一篇《檄英王鸡》的文章被剥夺了一切职务,成了布衣百姓。但人脉极广的他却因为懂药理,去到了药材多的虢州担任了虢州参军。

按说到这儿,王勃应该谨言慎行了。可王勃又犯事了,因为他一下子糊涂,把犯了罪私藏在他家的奴隶一刀给剐了。这下好了,参军成了杀人犯,被直接拎进了大狱。本来王勃以为自己一生就要在牢狱之中度过了。可又赶上唐高宗大赦天下,王勃又捡回了一条命。大难不死的王勃从此对认真思考人生,开始大彻大悟,也写下《滕王阁序》这一千古名篇。

落霞与孤鹜齐飞3

上一篇: 音乐课
下一篇: 返回列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